支付“走出去”系列研讨(二):印度尼西亚零售支付体系

与大大都 开展 中经济体状况 类似,印尼人口对现金的依赖程度仍然较高,传统银行账户普及率较低,地舆 环境的懈怠 性导致配套装置相对单薄 ,全体 处于向非现金支付方式迁移的过渡时期。与此同时,在国内及跨境经贸活动的繁荣,政府数字化战略等因素的推进 下,印尼的电子商务、社交网络等互联网经济正处于快速增加 时期,与之配套的支付事务 正在阅历 转型晋级 ,新兴支付事务 存在较大开展 空间,可为我国支付市场主体境外事务 拓展提供参考。

本文选取了印尼支付体系监管政策、产业开展 中的几个抢手 和重点问题进行了梳理。虽然印尼支付行业相较于我国还有一定的差距,但其全掩盖 式的规则体系的建设,以及充沛 使用 本国懈怠 的转接网络构建全国支付网关(GPN),培育印尼本乡 银行卡清算品牌的实践,也具有一定的学习 价值。

支付“走出去”系列研讨 由腾讯研讨 院和优付全球联合项目组一起完成,随后我们还将推出其他国家或区域 的零售支付体系研讨 ,敬请注重 。

印尼支付市场监管核心特征是建立了全面的车牌 准入原则

作为支付体系的主要监管主体,印尼中央银行依据 法令 授权,针对支付事务 制定了监管法规及施行 细则,构成 了印尼支付市场的监管依据。通过对印尼监管法规的梳理,可以看出印尼央行关于 支付事务 ,特别对错 银行机构开展的支付事务 ,其核心监管思路是要求市场主体有必要 持牌运营 ,围绕主体资质、请求 和审批流程、运营 过程中主体的职责 和义务等搭建监管框架。印尼支付事务 车牌 类型划分十分 精密 ,底子 掩盖 了产业链上下游各个环节,包括银行卡支付(包括 卡组织、清算、结算、发卡、收单等细分类型)、资金转账、支付交易处理(包括 转接效能 、支付网关运营、电子钱包事务 )、电子钱银 等,对请求 主体的资质要求不尽相同。

此外,印尼央行在电子钱银 监管法规中,将支付效能 主体分为前端和后端两类,前端主体触及 直接与客户建立联络 的机构,掩盖 发行机构、收单机构、支付网关运营机构、电子钱包运营机构以及资金转账效能 机构。后端主体触及 不直接与客户建立联络 的机构,包括 卡组织、转接机构、清算机构和最完结 算机构。请求 机构只能在前端和后端运营中选择一类,允许在同类车牌 中请求 多项事务 答应 ,比如,可以同时请求 发行(前端)和收单(前端)答应 ,但不能同时具有 前端后端两类车牌 ,比如,不能同时成为电子钱包运营机构(前端)和清算机构(后端)。

关于 非银行机构外资持股比例有较高限制

为激发印尼本乡 市场主体的立异 活力,印尼央行最近两年出台的法规政策,底子 都对非银行支付机构的外资持股比例施加了不同程度的限制和约束。比如,2016年的支付交易处理监管法规(PTP法规,18/40/PBI/2016)规则 卡组织、转接机构、清算和结算机构车牌 的请求 主体有必要 选用 有限职责 公司形式,且外资持股比例不超过20%,包括直接和直接 持股。2018年的电子钱银 监管法规(20/6/PBI/2018)规则 ,请求 电子钱银 车牌 的非银行机构有必要 以有限职责 公司形式设立,且其大部分董事会成员应在印尼境内具有 住所,请求 发行电子钱银 的,外资持股比例不超过49%,包括直接和直接 持股。2017年全国支付网关监管法规(GPN法规,19/8/PBI/2017)规则 ,GPN转接机构的外资持股比例不超过20%。

支付“走出去”系列研讨(二):印度尼西亚零售支付体系

印尼银行卡支付全产业链归入 监管

银行卡支付监管法规(11/11/PBI/2009、14/2/PBI/2012)将“银行卡支付东西 (APMK)”约束 为信用卡、ATM卡和借记卡三类。APMK产业链主体包括卡组织(Principal)、发卡机构、收单机构、转接机构、清算机构、结算机构、持卡人、商户和外包效能 组织。银行卡支付法规依据 APMK的不同类型(信用卡或ATM/借记卡)规则 了风险管理方面的整体 要求。为进一步提高 APMK安全性,2012年印尼央行引入芯片技能 和至少6位的PIN码验证措施,2015年对芯片卡取现和转账事务 的额度进一步放宽,芯片卡每天取现额度升至1500万卢比(约合7220人民币[1])、磁条卡为1000万卢比(约合4813人民币),芯片卡转账额度升至5000万卢比(约合24066人民币)、磁条卡为2500万卢比(约合12033人民币)。

在国际卡组织中,Visa、MasterCard、JCB在印尼取得 了信用卡、ATM/借记卡的卡组织、清算和最完结 算运营资质,银联则有信用卡和ATM/借记卡的卡组织资质,美国运通只有信用卡卡组织资质。银联在印尼主要通过与当地银行和起色 机构合作开展事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