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凡:网络支付清算中的若干法令问题

廖凡,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讨
所研讨
员

作者简介:廖凡,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讨 所研讨 员。

内容摘要:依照 《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施行 方案》及其后相关文件和告诉 的要求,现在 我国银行卡支付清算市场底子 构成 “银联管线下,网联管线上”的局势 。虽然 堵截 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间的直连模式在我国当时 语境下有其必要性与合理性,但“断直连”与“入网联”之间并没有 必定 的逻辑联络 。从全体 意义和机制意义上了解 ,银行卡组织对其品牌银行卡以及与银行卡相对应的卡号/银行账号及其使用/使用 具有 合法权益。以行政指令方式强制要求支付机构受理的所有触及 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事务 悉数 通过网联平台处理,有损此种合法权益,且存在潜在的反不合理 竞争和反垄断问题。“大一统”的网联模式不只 面对 技能 能力和储藏 问题、事务 和权限规模 问题以及与现有法令 该规则的协调问题,还关涉我国银行卡清算市场的有序开放和公平竞争问题。有必要慎重反思当时 政策,不再将网联统一处理网络支付事务 视为理所当然,而是对国表里 银行卡组织在其间 享有的合法权益给予应有考虑,并以此为基础协调其与网联之间的事务 分工。

目次

一、我国银行卡支付清算市场的开展 与现状

二、银行卡组织在支付清算中的功用 定位与权利基础:以银联为例

三、银行卡组织权益的法令 保障:民商法与竞争法的视角

四、对“大一统”网联模式的反思(代结论)

一、我国银行卡支付清算市场的开展 与现状

(一)银行卡支付清算市场的底子 格局

当时 ,我国支付产业现已 构成 银行业金融机构、特许清算组织(卡组织)和非银行支付机构等多种市场主体并存的底子 格局。其间 ,银行业金融机构是主要的支付产业主体,构成现代支付效能 市场的主膂力 气 ;特许清算组织为市场参加 者提供支付清算效能 ,完成 体系 间的互联互通;非银行支付机构则为社会提供小额、快捷、便民的小微支付效能 ,作为支付效能 市场的有用 补充。

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银联”)是我国最早建立 (2002年)的银行卡清算机构,在适当 长一段时间内,也是我国处理跨行支付清算事务 的仅有 机构和平台。在2012年“中国—某些影响电子支付效能 的措施案”(简称“电子支付效能 案”)中,世界交易 组织(WTO)专家组裁定中国应对其他WTO成员开放电子支付效能 市场,并对“电子支付效能 ”给予适当 宽泛的界定。为合作 上述裁决,2015年国务院发布 《关于施行 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管理的抉择 》(国发〔2015〕22号,简称“22号文”),对银行卡清算事务 的准入管理作出了详细 规则 。这意味着我国在法令 上现已 允许外资进入银行卡支付清算市场,给予其国民待遇。

在国内层面,跟着 网络支付的兴起,非银行机构开始在支付领域崭露头角。2010年,中国人民银行(简称“人民银行”)发布《非金融机构支付效能 管理方法 》,允许非金融机构在收付款人之间作为中介机构提供网络支付、预付卡发行与受理、银行卡收单等部分或悉数 钱银 资金转移效能 ,并要去提供支付效能 的非金融机构依据该方法 规则 取得《支付事务 答应 证》,成为支付机构。与此同时,该方法 明确规则 ,除经特别答应 外,支付机构不得处理 银行业金融机构之间的钱银 资金转移。

但在实践中,第三方支付机构早已涉足跨行支付清算。以支付宝典型清算模式为例:除建立自己的虚拟账户体系,银行卡向支付宝充值后,支付宝账户之间的资金清算在其体系内封闭流转外;支付宝还在各银行开立中心 账户,通过各中心 账户与支付宝事务 存户(清算户)之间的资金划拨,从而将实质上的跨行清算转换为形式上的同行清算。这在很大程度上,躲避 了上述“不得处理 银行业金融机构之间的钱银 资金转移”的禁令。关于 此种新兴业态,监管层在一段时间内采纳 了不置可否的情绪 。

(二)WTO“电子效能 支付案”及其潜在影响

依据 “电子支付效能 案”的裁决成绩,我国应对电子支付效能 做出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承诺 。专家组裁定,涉案的“电子支付效能 ”包括五个要素,分别是:(1)为支付卡交易的顺畅 进行控制风险并提供协助 的数据处理基础设备、网络、规则及程序;(2)协调并处理对某一交易的承受 或回绝 ;(3)将交易信息在交易参加 机构之间传送;(4)核算 、确定和陈述 相关机构在所有授权的交易中的净头寸;(5)为参加 机构之间资金的转移提供协助、管理或参加 该种转移。专家组进一步弄清 ,效能 提供者其实不 需要独立提供包括 上述悉数 五个要素的体系 性效能 ,才干 成为“电子支付效能 提供者”;仅提供其间 某一部分效能 ,也被视为在提供“电子支付效能 ”。